導航:首頁 > 德國資訊 > 德國關稅為什麼會統一

德國關稅為什麼會統一

發布時間:2022-05-25 18:15:06

❶ 德國關稅統一的原因

聯邦德國是歐盟成員國,執行《歐洲經濟聯盟通用稅則》。由於德對某些產品,如煤炭和鋼鐵,有自已單獨的稅率規定,所以德國海關綜合兩種稅則制定了《德國實用海關稅率》。從1988年1月1日起,德國稅則全部改用統一商品名稱和編碼協調制度(HS)。歐盟成員國之間商品流通不征關稅和附加稅,對歐洲自由貿易聯盟國家的工業品免稅,對來自歐盟外的第三國商品,如果對方不享受最惠國待遇,則按歐盟《共同稅則》徵收關稅。聯邦德國關稅主要是進口稅。只有特殊情況下才征「財政關稅」。對出口和過境的商品免徵關稅。
聯邦德國的關稅稅率分自主稅率和協定稅率兩種。自主稅率由德國自行制定,協定稅率依照德國或歐盟同第三國簽訂的協議確定。協定稅率也適用於其他享受最惠國待遇的國家。德國的關稅稅率同其它歐盟國家一樣,採取從價稅,也有一些商品採用復合關稅,稅率比較低。對發展中國家實行優惠關稅,對進口農產品和一些食品進口徵收差額稅。
關稅政策
早在1967年,歐共體就已實行內部互免關稅。作為歐共體的重要成員國,德國的海關立法已基本與歐共體有關法規並軌。1992年,歐共體通過於1994年1月1日開始生效的統一海關法規。德國於同年修改了本國海關法,使之與歐共體法規相一致。自1993年1月以來,歐共體各國海關已實行統一報關制度。這不僅大大減輕了各國海關的工作量,而且改善了企業的司法保障。

❷ 近代史上德國兩次統一其中第一次統一主要取決於什麼

德國第一次統一主要取決於經濟實力.

西歐各國在中世紀後期就先後完成了統一,而德意志直至近代仍處於四分五裂的狀態,嚴重阻礙了德意志各邦資本主義經濟的發展。因此,實現統一,成為德意志邦國迫在眉睫的問題。在德意志諸邦中,普魯士邦國通過廢除農奴制、積極推進工業發展、改革稅制、建立關稅同盟等措施使普魯士脫穎而出,成為德意志地區經濟實力最強大的邦國,為普魯士統一德國奠定了堅實的經濟基礎。

19世紀70年代,普魯士之所以能通過三次王朝戰爭統一分裂達數個世紀之久的德國,關鍵在於它在19世紀上半期已具備了統一德國的經濟實力.這種經濟實力表現為:它通過建立自己領導下的德意志關稅同盟確立起了在德意志的經濟領導地位;通過第一次工業革命,它到19世紀60年代已發展成為當時德國經濟實力最強大的邦國.

❸ 德意志關稅同盟的主要影響

關稅同盟是德國歷史上經濟融合以及經濟和政治相互作用的最好範例,對它的探討不僅可以拓展對德國民族統一研究的范圍,而且也可以對正在加速的歐洲一體化進程提供某種有益的啟示。
關稅同盟建立的起因是國外學者爭論的一個焦點。問題集中體現在這種商業和關稅政策的聯合體究竟是基於經濟領域還是政治方面的考慮。是經濟發展、工業擴張以及自由主義和民族主義政治的需要,還是政治保守和分立主義抵制自由民主思想的產物?應該說,對關稅同盟的解釋並不是非此即彼的單一原因,而是多種因素甚至相互矛盾的因素互相作用的結果。
19世紀初,德國處於從傳統向現代的過渡時期,新舊思想的沖突十分劇烈。一方面,由於受到啟蒙思想的熏陶、法國大革命的激盪和德意志解放戰爭的鼓舞,自由進步思想和民族獨立意識開始在德國形成並通過各種形式廣泛傳播,並進而由理論而轉入各種規模和層次的爭取民族統一的運動。但另一方面,政治保守力量和分立主義勢力仍然十分強大。為了維護傳統的社會秩序,保守派藉助國家力量抵制新社會集團的壯大和民族運動的發展。德國歷史上沿襲下來的政治體制,即邦國分立主義,在神聖羅馬帝國被摧毀後,也繼續保留它傳統的特徵,決不肯輕易放棄「領土」和「主權」獨立。關稅同盟的產生正是這樣一個復雜時期的產物,因而也必然在經濟和政治方面混合了傳統和現代的目標。
建立關稅統一政策是1815年後德國社會的共識。長期的國家分裂割據、貨幣和度量衡制度的五花八門、重重關卡的限制,德國商業和貿易的發展受到了極大阻礙。特別是拿破崙的「大陸封鎖政策」取消後,原先受到保護而得到發展的德國工業,面對外國工業品尤其是英國工業品的強大競爭,紛紛陷入困境。與此同時,德國的農產品如牲畜、穀物等在國外市場卻又遭到猜忌和抵制。唯有取消境內關卡,建立國內統一市場;徵收聯邦邊境關稅,確立統一關稅體制才是擺脫困境的唯一出路。
社會輿論對德國經濟政策的改革投入了極大的關注,新聞界連篇累牘發表文章,就關稅政策展開討論,各地社會團體要求建立統一關稅的請願運動也高潮迭起。德國各邦的自由主義政治家和國務活動家對關稅政策的改革也抱有濃厚興趣,他們提出許多新的倡議,並經常按照自己的意願,通過當局的報紙和文章指導輿論導向。在德國,正是政府中的這類特殊群體——「官僚自由主義者」,才是實現經濟變革的主導力量,後來成立的關稅同盟也就是這種國家權力機構的傑作。
但是,經濟民族主義的力量還無法直接促成關稅統一體的產生,德國所面臨的實際情況遠比想像的要復雜得多。1815年的維也納會議對取消德國關稅壁壘的問題提出了討論,但邦聯在梅特涅的壓力下,擔心關稅統一會產生「民主和超國家」的政治後果,而各邦因為「主權意識」,也不願放棄獨立的稅收和商業政策,因而邦聯條例第19條只通過了「各邦將來在德國的商業和交通政策上採取一致行動」的含糊解釋,實質性的問題被拖延擱置。
當然,經濟利益的差異也是統一的關稅體制難以達成的重要原因。德國的北部和東北部地區經濟結構以農業為主,工業基礎相對薄弱。而萊茵和西里西亞之間的中德地區工業企業卻已有相當程度的發展,工業化開始萌芽。至於南部和西南部地區經濟的主要特點則是農業兼小企業生產。地區經濟結構的差異產生了不同的商業利益,以穀物出口為主的北部農場主和商人主張自由貿易的經濟政策,而西南部的工業家、手工業主則強調關稅保護。
普魯士首先推動了關稅統一問題的進一步發展。1818年普魯士頒布「新稅法」,推行自由主義的稅收和商業政策,取消一切商品進口的禁令;同時廢除境內稅收和商業關卡,建立統一稅制。普魯士這種撇開邦聯獨樹一幟的特殊政策招致了其他邦國的憤怒和抗議。為與普魯士分庭抗禮,中南德各邦開始靠攏,幾經摩擦沖突,1828年1 月達成巴伐利亞—符騰堡關稅同盟條約。同年8月, 在「法蘭克福宣言」的基礎上又建立了中德商業聯合。但中南德關稅同盟並沒有實現真正的商業自由,也缺乏共同的關稅稅率。相比之下,普魯士的關稅體系則顯示了經濟和政治分量,為廣泛意義上的關稅統一提供了基礎。1828年,普魯士與黑森—達姆斯塔特根據普魯士稅法原則訂立關稅同盟條約。 7 年之後, 即1834年,那些原先擔心主權喪失的邦國,如巴伐利亞、符騰堡、薩克森、圖林根各邦等也先後加入了普—黑關稅同盟。1834年1月1日,德國關稅同盟正式生效。 德國的統一受阻
關稅同盟的成立是德國各邦權衡切身利益,不得已做出的決定。
首先是各邦的財政需要。國庫空虛和財政赤字是那個時期大多數邦國所面臨的嚴峻問題。以普魯士為例,1820年財政赤字達到217,248,762 塔勒,相當於國家四年多的收入。(註:海因里希·馮·特賴施克:《19世紀德意志史》(Treitschke, The German History of the NineteenthCentury),第3卷,倫敦1918年版,第385頁。)其他邦國情況也與普魯士類同。關稅區域的建成將有助於減緩債務問題,因為它至少可以獲取原先因境內關卡林立,支付龐大行政開支和走私活動而白白流失的大量年稅入。這筆稅入數額是驚人的,在黑森公國每年進口稅所得就無端地消耗在它的行政費用上。無怪乎關稅同盟的奠基人莫茨會樂觀地提出,建立統一關稅區,加強對財政的有效管理將很快消除可怕的財政赤字。(註:海因里希·馮·特賴施克:《19世紀德意志史》,第4卷,第253頁。)1818年普魯士新稅法的一個直接經濟後果就是稅收收入的增加和稅收行政成本的降低。當時普魯士的行政成本只佔稅收總收入的15%,而同時期巴伐利亞和符騰堡則分別達到25%和43%。(註:H- W·哈恩:《19 世紀的經濟融合》(H- W. Hahn. WirtschaftlicheIntegration im 19. Jahrhundert), 哥廷根1982年版,第26頁。)當然,徵收關稅的區域越大,稅收的成本也就越小。1828年黑森公國陷入財政困境,莫茨便利用這個時機,促成了普黑聯合。根據普魯士—黑森—達姆斯塔特關稅同盟條約,進出口關稅所得收入各邦按人頭平均分配。這種利益均分的原則對未參加關稅同盟的各邦極富吸引力。那些原先指責達姆斯塔特政府「判斷失誤」的邦國也紛紛加入關稅同盟。1834—1842年,關稅同盟成員國的人均收入每年提高5%。(註:R·蒂利:《從關稅同盟到工業國》(R.Tilly,Vom Zollverein zumInstriestaat),慕尼黑1990年版,第41頁。)這一成果顯然是關稅同盟克服邦國分立主義的有利武器。
其次,關稅同盟的成立可以保護君主權力和邦國生存,抵制自由主義革命。30年代是革命性的年代,各邦君主雖然反對任何將導致主權削弱的關稅統一體,但更難以容忍的還是資產階級因對德國經濟環境的失望和憤怒而採取過激行動,建立德意志共和國的可怕前景。因此以犧牲邦國部分主權為代價,支持統一關稅政策,成為「爭取資產階級脫離雅各賓主義」的唯一手段。(註:A·J·P·泰勒:《德國史的進程》(A. J.P.Taylor,The Course of German History),紐約1946年版,第62頁。)關稅同盟也就因而成了民族統一的替代物。
事實上,關稅同盟的組織原則也表現出它並沒有損害邦國主權,相反則體現了尊重或至少不改變邦國主權的特點。關稅同盟的組織機構建立在平等和非集中化原則基礎上,同盟的最高機構是代表大會,由各邦派代表組成;同盟內部結構的調整和稅率的改變必須由成員國全票通過;同盟試驗有效期8年,期滿後各邦有解約和退出的權利。此外, 奧地利沒有參加關稅同盟,使得同盟成員國在維護自身主權獨立的同時,多了選擇奧地利與普魯士抗爭的籌碼。正如普魯士外交大臣馮·維特恩在1840年4月13 日寫給慕尼黑公使登霍夫的信中所說的:「建立關稅同盟的政治思想是要從根本上消除政治顛覆的意圖,……我們不想讓邦國因為犧牲自己的意願而感到懊悔。」(註:H-W·哈恩:《德國關稅同盟史》(H-W.Hahn, Geschichte des deutschen Zollvereins),哥廷根1984年版,第339頁。)達姆斯塔特的杜·梯爾也認為各邦雖然在商業政策上實現了聯合,但經濟和政治還是可以分開的。(註:哈恩:《19世紀的經濟融合》,第89頁。)
總的來說,關稅同盟的建立是各邦基於經濟政治諸多方面考慮,某種程度上抑制分立主義思想的結果。它的產生既不具備向現代社會發展的明確思路,也不單純是傳統的封建復辟。它不是德國未來民族統一體的大膽設想,但客觀上卻促進了德國經濟統一的形成,逐漸打破了德國分立主義力量,並最終為德國的政治統一創造了物質前提。
30年代是德國工業起飛的階段。因此,對於關稅同盟和德國經濟發展之間的關系有兩種截然不同的觀點。一種認為關稅同盟開始了德國的工業革命,是推動工業化的重要手段。另一種觀點則持謹慎態度,以為影響經濟增長的是一些基本要素,如勞動、資本、國內需求等等,對關稅同盟不能做過高估計。筆者認為,德國工業發展在30年代的加速在多大程度上是由關稅同盟引起的,很難測定;德國工業革命由關稅同盟引發,說法也很勉強。但至少有一點應該肯定,如果沒有關稅同盟,德國的經濟進步會更艱辛,會遇到更多的阻力和摩擦。
關稅同盟的成立在短時期內對德國經濟並沒有發生質的影響,它的成立沒有象人們期盼的那樣實現國際商業政策的根本變革。關稅稅率是南北妥協的結果,在自由貿易和保護關稅之間取了折中。一些商品如鹽和紙牌等繼續保持國家壟斷;啤酒、葡萄酒、燒酒和煙草等消費品各邦仍有權徵收較高的稅收,以補償因其他商品稅率下跌造成的損失;經濟統一的各種立法也還遠遠沒有出籠。同盟內成員國之間利益矛盾重重,分立主義和對自治主權的看重使關稅同盟體系的每一點改革和完善都充滿了阻力。
但是不可否認,關稅同盟的成立及其他的發展仍對德國的經濟起了積極作用。首先,它在很大范圍內取消了德國境內的關稅壁壘,為商業注入了活力。德國歷史上第一次在除奧地利之外3/4的土地上,2300萬人口中實現了進出口稅和過境稅的統一。1834年1月1日凌晨,長串長串載滿貨物的四輪馬車等待通過邊境線,這一壯觀的景象預示德國內部市場商業流通擴大的開始。
其二,度量衡和貨幣制度的逐漸統一。關稅同盟成立後,由於涉及到征稅和同盟內收入再分配等實際問題,需要對各邦不同的貨幣關系進行協商。1838年的德雷斯頓貨幣條約就貨幣兌換率的問題達成了協議,宣布在銀本位基礎上確定兩種貨幣流通區域,即北德的塔勒區和南德的古爾登區,塔勒與古爾登的比價為4∶7。在此期間,還出現了紙幣問題。普魯士除控制各邦紙幣的使用外,還加強了普魯士銀行紙幣的流通量。到60年代,普魯士銀行發行的紙幣控制了德國很大一部分貨幣流通,貨幣統一由此在大范圍內形成。關於度量制度,1833年關稅同盟國制定了關稅重量單位——關稅公擔。1關稅公擔等於50千克, 並逐漸取代了各邦的重量體制。
其三,交通運輸狀況的改進。由於擔心貿易轉向以及由此帶來的財政損失,同盟各邦都把改善交通視為克服這一危險的好辦法。首先是鐵路,30年代開始受到各邦政府的重視,四、五十年代對鐵路的投資以令人吃驚的速度遞增,50—80年代,鐵路資本佔全部投資的比例從2.8 %增長到7.4%。鐵路長度1850年5856公里,到1870年則達到18,876 公里。(註:R·呂洛普:《19世紀的德國》(R. Rürup, Deutschlandim19. Jahrhundert),哥廷根1984年版,第75頁。)鐵路路線的選擇也明顯受到關稅同盟的影響, 鐵路樞紐往往是扼貿易咽喉的城市,如柏林、萊比錫和科隆等,因商業流通的需要將城市和地區連接起來。關稅同盟和鐵路建設的同步發展使李斯特在30年代就將它們視為德國現代化的「連體雙胎」。其次是河道運輸。1800年一宗貨物從易北河上的漢堡運往馬格德堡,通行稅需付14次;美因河上從班貝格運貨到美因茲付通行稅33次。1831年萊茵河沿岸的各邦接受了「美因河—萊茵河船運條例」,宣布了收稅和堆貨權的無效。而關稅同盟成立之後,在它的范圍內更是免除了河道通行稅,大大保證了貨物運輸的暢通。
其四,關稅同盟對德國工業起了刺激和保護作用。雖然採取較低的關稅政策,擴大國外產品的進口,使國內市場上的競爭尖銳化,導致一些傳統手工工業的破產,但另一方面,因為鼓勵新技術的引進和模仿,進口替代品的生產速度加快,傳統企業結構也被迫進行調整改造。同時,因為關稅同盟的建立廢除了貿易壁壘,商品交通費用下降,而它們和國際貿易的聯系又得到增強,因而使國內商品向國外市場出口的可能性大大提高。更不用說對一些工業部門如糖、棉毛和鐵製品等,關稅同盟還進行了有選擇的保護,而這種保護恰恰是以往小邦國所做不到的。關稅同盟的建立並沒有直接促進工業化的發展,也沒有阻止40年代發生的經濟和社會危機,但它卻在某種程度上保證德國從傳統的農業國向現代工業國家的過渡。1844年,庫爾黑森政府就關稅同盟對工業的影響做了一個民意測驗,結果表明:沒有一個大企業對這個機構的有利後果產生爭議,尤其是博肯海姆的企業對關稅同盟充滿了贊美之詞。(註:哈恩:《德國關稅同盟史》,第169頁。)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關稅同盟加強了德國內部的經濟聯系,不同的經濟區域慢慢地融合成為共同的民族市場,逐漸形成民族經濟。隨著商品貿易的增長,鐵路河道運輸的改進,工業的發展,稅率政策的調整以及貨幣和度量衡的統一簡化了商品交換的方式,同盟各邦之間的經濟聯系日趨密切,相互依賴性逐步增強。 從各邦商品流通的狀況看,60年代,薩克森王國2/3的穀物來自普魯士,南德諸邦所需的生鐵、石煤等工業原料也主要由普魯士提供。盡管有普魯士和薩克森工業的競爭,但南德的工業品仍因關稅同盟擴大了市場,在美因茲以北找到了銷售機會。超越邦界的勞動分工在關稅同盟區域內也得到發展,除了重新恢復老的合作關系外,還建立了許多新的合作企業。例如薩克森企業家在巴伐利亞的霍夫地區投資設廠從事紡織業生產,而巴伐利亞的織工同樣也在毗鄰的薩克森染坊中從事勞動,目的都是想利用對方低廉的勞動力獲取高額利潤。邦國之間的這種勞動分工在萊茵—美因地區尤為突出。蒸蒸日上的鐵路建設對資本的需求急劇擴大,而傳統的信貸方式已無法滿足。因此從50年代以來,關稅同盟內各邦之間加強了金融的互相滲透。普魯士銀行家梅維森、奧本海姆等先後在鄰國建立新的商業銀行,而1853年成立的達姆斯塔特工商銀行則是由科隆的大資本投資建立的,它為關稅同盟區內的工業發展提供了大量的資金。保險和抵押行業和金融信貸業一樣,也在邦國間加強流動。
關稅同盟的形成和發展推動了商品、資本和勞動的相互運動。隨著同盟區域的進一步擴大,1836年巴登、拿騷、法蘭克福加入關稅同盟,1842年又有不倫瑞克參加。到1851年德國關稅同盟已包括454,109 平方公里,2900多萬人口。小德意志經濟區域逐步形成。在經濟融合的基礎上,民族層次的政治和社會也加快了組合進程。一個民族統一國家的未來前景已經粲然若現。
德意志的民族問題是在普魯士領導下,以小德意志方式解決的。但是應該說,這並不是普魯士的預謀。以特賴施克為代表的普魯士歷史學派神話化關稅同盟,將它視為普魯士君主和傑出政治家精心鋪墊的「第一塊通往帝國的奠基石」,這種說法有悖於實情。事實是,關稅同盟並非普魯士一邦的傑作,而是各邦官員、市民乃至君主共同推動的結果。當然也不能否認,普魯士在德國擁有特殊地位,推動並為關稅同盟打下了烙印。在後來的發展中,它逐步擔當起指導德國經濟政策的任務,並成為德國未來政治的領導力量。 德國的經濟發展受阻,普魯士的特殊地位得益於它優越的自然和經濟條件。普魯士擁有豐富的自然資源,境內的魯爾區、薩爾區和上西里西亞是德國最重要的三大礦區。地域廣闊、人口眾多也可以使它採取開辟一個大的銷售區域和減少邊境監察開支等辦法,吸引那些沒有能力實行獨立經濟政策的中小邦國向它靠攏。關稅同盟建立後,普魯士經濟優勢更為突出,中小邦國對它的經濟依賴也更加強。1857年關稅同盟內95%的生鐵來自普魯士,即使是工業化程度較高的薩克森也必須向普魯士訂購原料。同盟各邦的大批農產品和工業製品也在普魯士找到了廣闊市場。僅以黑森地區為例,1852年普魯士吸收黑森—達姆斯塔特皮革的40%,價值100 萬古爾登;煙草43%,價值168萬古爾登;葡萄酒50%,150萬古爾登;土豆和穀物340萬古爾登。向普魯士商品的總出口量在重要的年份可達到1100 萬古爾登。(註:哈恩:《德國關稅同盟史》,第170頁。)在分立主義傾向嚴重的南德地區,對普魯士經濟的依賴雖不能直接感覺到,但仍不能低估它們內部工業與普魯士資本的聯系程度。普魯士活躍的銀行資本以貸款方式不斷地向巴登和巴伐利亞滲透,尤其是1866年後,普魯士控制了法蘭克福銀行和證券交易所,更使南德加強了對普魯士資本的依賴。
與普魯士通過關稅同盟密切與中小邦國經濟聯系的努力相反,奧地利與德意志的其他部分在經濟關繫上卻分離得越來越遠。這一現狀是由奧地利保護關稅的政策造成的。其原因一是哈布斯堡國家地理環境與德國其他地方乃至世界隔絕,自給自足而沒有重要的外貿;二是經濟落後,尤其是匈牙利和其他非德語地區,工業品缺少競爭力。所以奧地利沒有參加關稅同盟,而是修築一道人為的柵欄,把自己和那些在經濟上越來越依靠一個統一而擴大的經濟區域的中小邦國分隔開來。
普魯士在德國經濟統一問題上的不同態度導致不利於奧地利的結局。1850年關稅同盟無論在農業經濟還是在工業生產上都比奧地利占據優勢。1865年,普奧之間的差距拉得更大了。在普魯士,1930萬人口中45%生活在農村,而奧地利3750萬人口中卻有70%從事農業勞動。普魯士鐵路長度達11,000公里,而奧地利僅有6600公里。生鐵產量普魯士有85萬噸,奧地利只有46萬噸。普魯士擁有蒸汽機15,000台,80萬馬力,而奧地利卻只擁有3400台,10萬馬力。(註:哈恩:《19世紀經濟融合》,第276頁。)奧地利放棄了德國經濟的領導權,而把關稅同盟,進而也是指導德國經濟發展的大權交給普魯士去掌管,而它自己除了向各邦提供一點政治上的幫助,以慰撫它們對普魯士霸權主義的恐懼之外,沒有什麼能夠吸引小邦的了。
伴隨著經濟地位在關稅同盟中的確立,普魯士領導德國政治的新形象也開始樹立起來。盡管梅特涅在關稅同盟成立之時,因考慮在邦聯政治上與普魯士的合作,避開了對同盟採取打擊措施。但他仍然預感到普魯士的關稅同盟對德國邦聯,尤其是奧地利的可怕威脅。關稅同盟儼然成為「國中之國」,打破德國的均勢,確立普魯士在德國事務中的「特殊地位」。(註:T·尼佩代:《德國史:1800—1866 》(T.Nipperdey,Deutsche Geschichte: 1800—1866),慕尼黑1983年版,第361頁。)國外的輿論也把關稅同盟與普魯士的政治力量掛鉤,法國駐慕尼黑的一位外交官甚至認為關稅同盟是宗教改革以來最重要的事件之一,因為普魯士在邦聯的巨大體系中獲得了「空前的權力」。(註:H-W·韋勒:《德意志帝國:1871—1918》(H-W.Wehler,Das Deutsche Kaiserreich1871—1918),哥廷根1983年版,第29頁。)
資產階級對普魯士的支持是普魯士政治力量發展的重要支柱。雖然資產階級內部也有不同的意見,南部資產階級反對關稅同盟的呼聲很大,但大多數自由派資產階級還是從關稅同盟中看到了克服國家分裂的力量,把關稅同盟視作政治統一的前提。大資產者,尤其是萊茵的大資產者,從30年代普魯士的經濟活動中看到普魯士的「地位和政策」,相信普魯士註定要承擔起「德國使命」的重任。(註:E ·策希林:《德國統一運動》(E. Zechlin,Die Deutsche Einheitsbewegung),法蘭克福1961年版,第89頁。)1859年成立的「民族協會」以自由貿易為宗旨,明確表示支持普魯士完成德國使命,以小德意志方式解決德國民族統一的政治問題。
普奧經濟和政治力量發展的不平衡在1849年終於爆發公開沖突。焦點在於關稅同盟和關稅統一體,但實質問題是德國的政治統一以何種方式解決。1849年10月,奧地利提出中歐關稅統一計劃,想以哈布斯堡為核心,建立一個從尼門到博登湖,從尼德蘭到阿德里亞和下多瑙河,人口達7000萬之眾的關稅區域。目的是以大德意志吞並小德意志經濟區域,遏制關稅同盟中普魯士的經濟發展和政治地位的提高,重新樹立奧地利在德國乃至歐洲大陸的領導地位。 在選擇親普還是親奧的問題上,關稅同盟各邦陷入矛盾之中。雖然在政治上它們不情願受普魯士的支配,為保護邦國的獨立,更願意藉助奧地利的政治影響與普魯士抗衡。但在經濟上,它們始終無法擺脫對普魯士的依賴。薩克森沒有普魯士只能是一個很小的市場,它依靠轉手貿易,需要享受關稅同盟的優惠待遇。巴登、符騰堡和巴伐利亞的工商業是通過普魯士控制的萊茵河道與北海相連的,與關稅同盟的脫離會帶來貿易上的巨大損失。同盟成員國中那些在其他問題上的相互對立的集團,如民主派、自由派和保守派,自由貿易者和關稅保護者,手工業者和工業家,農民、小商販和職員,在涉及關稅同盟的問題上團結起來,以真正商業政策的利益為共同信念,反對與普魯士在關稅政策上的分離。經濟利益的要求在很大程度上限制邦國的政治行動。
普魯士也充分利用各邦對它經濟依賴的心理,以自由貿易的經濟原則為武器,時時以廢除關稅同盟相威協,對其他形式上平等的成員國施加強大的經濟政策壓力, 並根據自己的願望來確定關稅稅率的高低。 1851年,普魯士以關稅政策上的一些優惠條件與漢諾威簽訂商業條約,致使1854年漢諾威和整個稅務同盟,包括奧耳登堡在內都參加普魯士領導的關稅同盟,從此打開關稅同盟與北部的經濟聯系。1853年關稅同盟期滿,但各成員國出於經濟考慮和普魯士的壓力同意續約12年,奧地利的關稅統一計劃受挫。1863年普法簽訂商業協約,普魯士在重要的經濟政策戰場上贏得法國支持,而與此同時奧地利與德國各邦進行的第二次關稅問題談判卻再度失敗。1866年,普魯士成功地排擠了奧地利,最終確立小德意志的經濟和政治霸權。1867年普魯士建立關稅議會,重組關稅同盟,削減關稅和簡化關稅格式,並通過一系列經濟立法,如建立商業法庭,頒布企業自由條例,取消成立股票交易所的種種限制等辦法改善關稅同盟區的經濟環境。普魯士的目標很明確,繼續以經濟為紐帶化解南德與普魯士的政治對立, 以物質統一達到民族統一的遠大目標。1871年,普魯士終於以小德意志方式解決了德國民族統一的問題,德意志帝國建立。
在邦聯體系之外建立起來的關稅同盟,從它成立之時起就表明不純粹是稅率政策的問題,在它的發展過程中,則更進一步顯示出,它已遠遠超出經濟范疇涉及到民族統一的政治問題。在關稅同盟身上,經濟對政治的影響達到如此密切的程度,以致於德國國民經濟史學家G ·施穆勒認為,1818年普魯士的商業和關稅立法在某種意義上發展成為德意志帝國。(註:阿·邁爾:《關稅同盟和俾斯麥的德國政策》(A. Meyer,Der Zollverein und die deutsche Politik Bismarcks),法蘭克福1986年版,第351頁。)莫茨也堅信,國家在關稅和商業政策上的聯合會引導出政治體系的統一,這同樣是不言而喻的真理。(註:阿邁爾:《關稅同盟和俾斯麥的德國政策》,第351頁。)經濟基礎是政治發展的決定性力量,關稅同盟做為經濟統一的基礎,合乎邏輯地成為德國政治統一的推動力量。
但是,承認經濟因素的主導作用,並不否認政治力量在推動歷史前進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在關稅同盟推動德意志帝國建立的問題上,我們同樣要考慮到其他一些因素的影響。在普魯士統一德國的道路上,並沒有避免戰爭的爆發。因此要充分估計到德意志邦聯的向心力和邦國的分立主義,尤其是南部強烈的「第三德國」的思想。奧地利不會輕易放棄德國政治領導權,在中歐計劃失敗,甚至在被趕出德國之後,奧地利還繼續採取與南德和法國的合作,調整貿易政策以迎合南德的利益,威脅普魯士在關稅同盟中的地位。中小邦國特別是南德諸邦也不願一味順從普魯士的政治壓力,為維護它們介乎於普奧之間獨立的政治立場,尋求奧地利的保護以抗衡咄咄逼人的普魯士。1866年南德站在奧地利一邊參戰就表明關稅同盟還不足以消弭它們對普魯士霸權的敵對態度。戰後,普魯士在政治上的威脅更加深南德的不安和不信任,它們極力抵制關稅議會,使普魯士認識到政治統一隻用經濟手段是行不通的。關稅同盟實現經濟一體化,但沒有政治和軍事力量的參與,德意志帝國的建立就不會如此順利。
另外,俾斯麥對關稅同盟的靈活利用和掌握也是德國民族統一不可忽略的因素。俾斯麥非常重視關稅同盟對普魯士的政治價值,也明確表示要通過普魯士領導下的關稅同盟建立政治統一的物質基礎的思想。(註:H ·伯姻:《德國通向大國之路》(H.Bhme,DeutschlandsWeg zur Grossmacht),科隆1974年版,第126頁。)但他從來不把關稅政策看成是孤立的問題,而是把它置於普魯士全局政治的考慮之中。應該說,單純的關稅同盟並沒有決定意義,它只有通過政治家理智而謹慎的判斷,靈活而巧妙的運用才具有政治價值。

❹ 請介紹一下德國統一過程

1990年10月3日0時,分裂長達45年之久的德國重新統一1990年10月3日零時,對於8000萬民主德國和聯邦德國人民來說,是一個非同尋常的時刻,在柏林帝國議會大廈前,伴隨著聯邦德國的國歌聲,特製的旗桿上徐徐升起了黑紅黃三色的聯邦德國國旗。這一儀式向全世界宣告,分裂長達45年之久的德國重新統一了。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德國分裂為民主德國和聯邦德國兩個國家。1955年又分別加入華沙條約組織和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兩德長期相互對峙。1989年底,民主德國政局發生激烈變化。1990年3月,基督教民主聯盟主席德梅齊埃上台組閣,兩德政府正式談判統一問題。5月18日,簽署了關於建立兩德貨幣、經濟和社會聯盟的國家條約。規定從7月1日起,兩德都使用西德馬克,國家的經濟基礎是社會市場經濟,實行西德的勞動法規。8月31日,又簽署了關於兩德實行政治統一的第二個國家條約。規定民族恢復1952年7月行政區劃改革前的5個州建制,東西柏林合並成一個州,於10月3日按西德《基本法》集體加入聯邦德國。

9月12日,兩德外長又與美蘇英法外長簽署最後解決德國問題的條約,使德國的統一得到前戰勝國的同意。1990年10月3日,民主德國正式加入聯邦德國,兩德實現統一。12月2日,全德舉行議會選舉。基督教民主聯盟獲勝,科爾任統一後德國的第一任總理。

背景資料:德國分裂與統一大事簡記

進入70年代,東、西德雙方敵視、對峙態度有所緩和。1972年5月26日,東、西德政府在柏林簽署第一個國家間條約,即關於運輸和交通的總協定。

1972年12月21日,西德和民德簽署《兩國關系基礎條約》,確定東、西德在平等的基礎上建立相互之間的正常的睦鄰關系,「互設常駐代表機構」等。

1973年9月18日,東、西德同時加入聯合國。

進入80年代,隨著世界及歐洲局勢的發展變化,兩個德國的關系也發生了演變。

1984年2月,西德總理科爾和民德德國統一社會黨總書記昂納克在莫斯科會晤並發表聲明,強調兩個德國的和平共處對歐洲發展起著有利作用。

1985年3月,科爾和昂納克在莫斯科再次會晤,稱雙方願在1972年兩德簽訂的《兩國關系基礎條約》基礎上發展雙邊關系,決不允許從德意志土地上再次爆發戰爭。

1987年9月,昂納克首次訪問西德。

1988年9月14日,東、西德再次達成包括過境、擴建高速公路等協議,進一步發展相互交通往來。

1989年3月30日,民德宣布從4月1日起放寬民德人去西德旅遊的條件。

1989年8月起,大量民德公民湧入西德。

1989年10月18日,昂納克總書記宣布辭職,克倫茨接任總書記職務。11月9日,民德宣布開放柏林牆和兩國邊界。

1989年11月28日,科爾提出實行德國統一的「十點計劃」。

1989年12月19日至20日,科爾總理訪問民德,兩德領導人商定雙方之間將建立以經濟合作為中心內容的條約共同體。

1990年2月1日,民德部長會議主席莫德羅提出了統一德國的「四步方案」。

1990年2月7日,西德政府向民德建議立即開始有關貨幣聯盟及經濟改革的談判。13日,莫德羅和科爾在波恩舉行會談,雙方表示要在歐洲范圍內實現德國統一的目標,兩國還就建立貨幣聯盟專家委員會達成協議。

1990年2月13日,美、蘇、英、法4國和兩德外長在渥太華商定,舉行「二加四」外長會議,討論解決有關統一的「外部問題」。

1990年2月18日,民德大選揭曉,德國聯盟獲勝並組閣。基督教民主聯盟主席德梅齊埃出任總理。

1990年5月18日,兩個德國簽署了關於建立貨幣、經濟和社會聯盟的國家條約。7月1日,該條約正式生效,西德馬克取代民德馬克,民德在貨幣、經濟和社會領域全面引入西德的現行法律制度。

1990年8月2日,兩德政府草簽了選舉條約,決定於12月2日舉行全德大選。1990年8月23日,民德人民議院特別會議通過1990年10月3日加入聯邦德國的提案。

1990年8月31日,兩德政府簽署關於實現政治統一的「統一條約」。

1990年9月12日,蘇、美、英、法4國和兩德外長在莫斯科舉行第四輪「二加四」會談並簽署《最終解決德國問題的條約》。條約對統一後德國的邊界、軍事政治地位、結束4大國對德權利和責任、統一的德國享有完全的主權等作出一系列規定。

1990年9月21日,兩德議會批准兩德統一條約。

1990年10月1日,英國、法國、美國、蘇聯和兩德外長們在紐約簽署一項宣言,宣布停止英、法、美、蘇4國在柏林和德國行使權力。

1990年10月3日,兩個德國實現統一。

1990年10月3日,吳學謙副總理在會見德意志聯邦共和國駐中國大使韓培德時說:「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民一貫理解、同情和支持德意志人民要求實現統一的願望。我們尊重德國人民的選擇,歡迎德國最終實現和平統一」;中國政府和人民希望德國統一將有利於歐洲和世界和平、穩定與發展。中國過去同兩個德意志國家有著良好的關系,今後願意在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的基礎上同統一的德國加強和發展中德間業已存在的友好關系。

❺ 德意志關稅同盟的主要內容

廢除內地關稅,同盟各邦國之間的貿易免稅;對國外貿易統一關稅制度和稅率。關稅同盟以普魯士1818年的稅法為藍本制訂關稅政策。參加同盟的各邦國之間從1834年起廢除全部關稅。在對外貿易方面,傾向自由貿易,但對從英國進口的棉織品和呢絨等則課征保護性關稅。關稅同盟還致力於統一貨幣、度量衡制度和商業法規。各邦國於1838年和1857年簽訂一些專門協定,開始統一貨幣和度量衡,1868年又法令規定自1872年1月1日起在德國採用米突制,在1847年協定基礎上統一了票據章程,1857~1861年間又制定了在1869年付諸實施的共同商業章程。1837~1844年間,關稅同盟先後與荷蘭、希臘、土耳其、英國和比利時簽訂了商業協定,同盟的國際地位很快得到鞏固。
在當時工業革命的浪潮,同盟的成立有助貿易往來、減少內部競爭。而讓同盟成立的主要功臣是經濟學家弗里得里希·李斯特。基於同盟充滿保護主義的色彩,它不容許奧地利加入;最後,這令奧國與普魯士的競爭更為激烈。1866年,由於南德邦國在普奧戰爭中支持奧地利,同盟解散。但在1867年,這些邦國願意重返同盟後,它又重新成立。新同盟更具凝聚力,因為任何成員國都沒有否決權。
同盟由普魯士建立。最初,成員國只包括普魯士與她的鄰國。由於普魯士當時的領土東西分隔,同盟能幫助貨物的運送。後來,經過普魯市政府多年的游說,成員國陸續增加。那邊廂,奧地利也積極組成她的關稅同盟,但較為審慎,成員國也寥寥可數。
有些如Helmut Böhme的經濟歷史學家,就根據這個同盟的成功,質疑一般認為俾斯麥統一德國的主調。他們認為,由於普魯士主導同盟的發展,以至能支配德國經濟,更達成政治、軍事聯盟。最後,邦國都願意接受小德意志的統一方案。故此,德國統一是必然的結果。而且,同盟成立三十多年後,普魯士人已經建立一貫的反奧立場。俾斯麥絕對不能在上任後短短幾年內,做到這種效果。

❻ 四分五裂的德意志為什麼會被普魯士統一,他究竟有多強

德國自20世紀以來一直是世界上數一數二的強國,盡管接連經歷了兩次世界大戰的洗禮,現在又成為了歐洲大陸的領頭羊,在世界舞台上發揮著重要作用。

殊不知,一百多年前的德國處於嚴重分裂的狀態,然而到了1871年,最終由普魯士王國統一了德意志地區,德國從此不再只是一個地理名詞。

那麼為什麼是普魯士而不是其他邦國來統一德意志呢?而非同樣實力強盛的奧匈帝國。

教育因素

普魯士王國建立了一套完善的行之有效的教育制度。

一是普魯士將教育劃分為初、中、高三等。初等設制四年,中等六年,高等即為大學。進入中、高等學校必須通過入學考試,從而打破了依據門弟而獲得受敎育權利的陳規。

二是教育重在培養熱愛祖國、崇尚個人自由、自身能夠得到全面發展的人才。除此之外普魯士王國嚴厲規定只有接受過培訓的合格教師才能任教,這樣一來師資水平顯著提高了。



俾斯麥是整個德意志統一大業的真正意義上的實行者,正是他的鐵血政策與靈活的外交手腕加速了普魯士的統一大業。

然而統一後的德國民族自豪感和國家野心得到了極大的膨脹,正一步步陷入跟英法兩個歐洲強國爭奪利益的泥潭。

經過兩次世界大戰,其國家又再次分裂,人民遭受了極大的苦難,這與其統一時期確定的軍國主義道路不無關系。

❼ 你認為德意志帝國統一的歷史條件是什麼

德意志帝國統一的時間是1871年,通過三次王朝戰爭,打敗奧地利、丹麥、法國,統一的歷史條件有很多,主要條件是分裂的德國阻礙資本主義發展,還有就是普魯士勢力強大,俾斯麥的能力。

❽ 德意志從四分五裂到終極統一,德國人的民族意識從何而來

主要有兩大原因,一個是德意志關稅同盟的簽訂,另外一個是歐洲啟蒙運動的影響。我們來追溯德意志帝國的誕生史,就會發現它冗長、艱難而曲折。中世紀時的德意志地區,雖然存在著神聖羅馬帝國這一「鬆散的邦聯」,但其下大大小小的王國、公國,甚至是城邦實則各自為政。人們戲稱:「一年有多少天,德意志就有多少個國。」也正是這樣的分裂,讓德意志人的民族意識一直以來較為薄弱。

與此同時席捲了整個歐洲的啟蒙運動在德國掀起了一場「狂飆突起」運動,這場運動標志著德國民族文學的誕生,帶有強烈的浪漫主義色彩。正是在狂飆突起運動的影響下,德國的文化性的民族主義逐漸形成,人民擁有對德意志文明的認同感愈來愈重,並渴望著一個統一的民族性國家的建立。

❾ 德國為什麼會走向統一之路根本原因是什麼

德國走向統一是歷史的必然選擇,其根本原因在於冷戰的結束與蘇聯的解體。
德國統一其實是一次資本主義的勝利,因為在冷戰後期,蘇聯的經濟已經被徹底拖垮,導致蘇聯的地緣政治影響不能覆蓋到中歐,蘇聯也由於內部體制和經濟的問題,最後崩潰了。
德國的統一是可以預見的,東德經濟高速發展,而西德卻十分低迷,可想而知走向統一是必然的,也是德國人所願意的。

❿ 簡述德國統一的意義

德意志統一背景

(1)統一問題的日益緊迫:

①原因:政治上四分五裂的局面阻礙了經濟的發展。

②表現:隨著工業革命的展開和資本主義經濟的發展,德意志各地之間的聯系日益密切;但由於缺乏統一的國內市場,資本主義經濟的發展受到很大的阻礙;資產階級越來越感到,要加強在國際市場上的競爭,必須有強大的國家做後盾。

(2)普魯士的中間作用:普魯士資本主義發展迅速,經濟發達;擁有強大的軍事實力;民族成分單一,統一決心堅定;統治階級野心勃勃,實力雄厚。

(3)俾斯麥的重要作用:

①一方面加強對國內局勢的嚴格控制,堅持進行軍事改革,推行「鐵血政策」,大力發展經濟、軍事實力。

②另一方面,展開靈活的外交活動。

經過

(1)1864年,聯合奧地利擊敗丹麥,取得了丹麥控制下的部分的意志地區。

(2)1866年,普奧戰爭爆發,在薩多瓦戰役中,奧軍主力被擊潰,奧地利被排擠出德意志。第二年,成立了北德意志同盟,普魯士統一了德意志北方諸邦。

(3)1870年,普法戰爭爆發。不久,南方諸邦並入北德意志同盟。

結果

1871年初,普魯士國王威廉一世即位德意志帝國皇帝,德國統一完成。

影響

(1)它結束了德意志長期的分解狀態,為德國資本主義經濟迅速發展鋪平了道路。

(2)法國和奧地利受到扼制,德國成為新興的強國,改變了歐洲的國際格局。

(3)統一後的德國繼承了普魯士的舊制度,特別是軍國主義傳統,德國成為歐洲最富有侵略性的國家。

歷史條件

必要性:1.德意志仍處於四分五裂的局面,資本主義經濟發展受到很大阻礙。

2.要加強在國際市場上的競爭必須有強大的國家做後盾。

3.資產階級和人民渴望統一。

可能性:1.根本動力:資本主義發展。

2.普魯士的優勢和實力。

德意志統一的意義是什麼

《1》結束了封建割據的局面,建立了統一的德意志民族國家。德意志長期以來一直四分五裂,邦國林立,在17世紀中期,全境分布著360個小邦國和1000多個騎士領地,盛行「諸侯君主專制」。直到維也納會議以後,德意志還仍然只是一個地理名詞。19世紀六七十年代。普魯士首相俾斯麥領導的三次王朝戰爭使德意志結束了幾個世紀封建割據局面,成為一個現實存在的名副其實的國家。《2》促進了德國資本主義的發展。工業革命的進行,推動了生產力的迅速發展,可是德國的分裂狀態卻成為資本主義經濟發展的嚴重阻礙。一批商品從柏林到瑞士,中途要經過10個國家,兌換10次貨幣,繳納10次關稅,單單關稅的數額就已經超過了貨物本身的價值。沒有統一的國內市場,商品難以流通,另外,經濟的發展也需要強大的國家作後盾,開拓海外殖民地,為本國提供廉價的原料產地和廣闊的世界市場,提高本國產品的競爭力。德國的統一,為德國經濟的發展掃清了障礙,促進了資本主義的發展。
《3》實現了社會形態的更替。德國統一以後,頒布了1871年憲法,建立起了資本主義的君主立憲制度,從而使德國開始走上資本主義道路,為近代民主政治在德意志的最終形成奠定了基礎,從某種意義上說,德意志帝國統一也是一場推動社會轉型的政治革命,有利於德國社會的進步。
《4》改變了歐洲乃至世界的政治格局。本來法國是歐洲大陸上最強大的國家,曾多次試圖稱霸歐洲大陸。德國統一以後,經濟發展迅速,成為歐洲強國,打破了法國獨霸的局面,出現了兩強並立,歐洲的政治格局被改變。在第二次工業革命的推動下,德國也很快步入帝國主義階段,經濟實力躍居歐洲第一、世界第二,僅次於美國。極大的影響了世界格局的變化。
《5》保留了專制主義和軍國主義傳統。普魯士原來就是封建專制國家,統一後的帝國憲法又賦予皇帝最高的權力,體現出濃厚的專制主義色彩。日爾曼民族崇尚武力。而德意志的統一又是通過這種方式實現的,這使其軍國主義色彩進一步增強。正是這種專制主義和軍國主義傳統,加上其實力的不斷增長,使它成為兩次世界大戰的挑起者,給世界人們帶來保留巨大災難。

閱讀全文

與德國關稅為什麼會統一相關的資料

熱點內容
法國如何將強安保 瀏覽:323
如何在德國網站支付 瀏覽:549
巴西龜殼用什麼清洗最好 瀏覽:932
韓國最低時薪在中國是什麼水平 瀏覽:528
如何做水煮蝦法國蘸料 瀏覽:239
英法聯軍時法國是哪個皇帝 瀏覽:804
巴西龜水缸里放什麼 瀏覽:552
韓國pwc是什麼公司 瀏覽:581
德國人怎麼看中國疫苗 瀏覽:403
澳洲和法國哪個奶粉好 瀏覽:585
怎麼從俄羅斯買木頭 瀏覽:335
澳大利亞是三相是多少電壓 瀏覽:615
英國與法國哪個收入高 瀏覽:682
匈牙利為什麼忠於德國 瀏覽:230
如何判斷國際時間線 瀏覽:555
德國鬼怪早期型怎麼購買 瀏覽:645
鶇龜先生巴西龜不會嗮背什麼原因 瀏覽:204
純種巴西龜吃什麼長得快 瀏覽:249
抖音俄羅斯船長是哪裡人 瀏覽:770
法國紅酒放哪裡 瀏覽:957